最新内容

热点内容

联系我们

  • 地址:湖南农业大学行政楼
  • 电话:0731-84673720

北师大学部制:高校“大部制”改革掀起盖头

时间:2013/03/19 09:31:00  来源:   作者:   点击:
  与一些高校热衷将系升格为学院相反,北师大撤销3个二级学院组建实体的教育学部  


 

北师大教育学部改革示意图  制图/毛帽

  从2006年北师大教授郑师渠首次提出组建学部的设想并正式列入北师大十一五发展规划,到2009628正式挂牌成立,北师大教育学部在风风雨雨中走过了3年的筹建历程。早在今年年初,一位北师大老教授听说学校已决定在教育学院、教育技术学院、教育管理学院等8个机构的基础上组建教育学部时,深为忧虑,甚至在博客中撰文直指为瞎折腾

  教师教育、教育科学是北师大建校100多年来形成的办学优势与特色。在国内各类大学排行榜中,北师大也因为教育学科的出色表现而排名靠前。人们不禁要问:对于一个如此领先的优势学科,北师大为何还要大动手术呢?

  教育学部三年磨一剑

  【传统的以个体为主的作坊式研究,已无法适应和满足国家和社会的重大战略需求】

  北师大教育学部部长周作宇告诉记者,上个世纪90年代中期,北师大就曾成立虚体的教育与心理科学学院。当时的学院联合了教育系、比较所、教科所、心理系、发展心理研究所、教育技术系、教育管理学院等几个机构,通过“211”一期工程和其他项目,整合资源、会聚队伍,在机构设计上进行了有益的探索。2001年,教育系、国际与比较教育研究所、教科所3个单位进行实质性合并,成立了实体性的教育学院。北师大教育学科的发展壮大,与此前的种种探索不无关系。

  但尴尬也随之而来。在哈佛大学、哥伦比亚大学、斯坦福大学、伦敦大学等世界知名大学,教育学的各个子学科在学术管理上大都归属于同一个学院。在北师大,教育学一级学科的10个子学科中,却是在多个二级学院里独立设置,同一学科方向又会在不同的学院里出现。像高等教育学方面的研究,学校的高等教育研究所、教育学院高等教育研究所、教育管理学院高等教育管理研究所都有,别说学生报考研究生时搞不懂,校内不少教师也分不清楚。北师大副教授刘慧珍说。

  不仅如此。随着国家对教育事业越来越重视,特别是温家宝总理近年两次到校视察,北师大也越来越觉得责任重大。北师大校长钟秉林告诉记者:北师大教育学科一直走在全国前列,但对于重大、重要的教育问题缺乏足够的敏感和关注,学科、人力资源、课程设置等资源分散,特别是传统的以个体为主的作坊式研究,已无法适应和满足国家和社会的重大战略需求。正因为此,组建教育学部也成为北师大学习实践科学发展观的一项重要内容。

  把近10个机构合并成立教育学部的消息一传出,在北师大校内乃至全国教育学界,都引起了不少争论,瞎折腾之忧也随之而起。和外界的热闹相比,决策者们却冷静得多。仅涉及教育学部组建的校党委常委会就开了12次,主抓此项工作的常务副校长董奇更是带着学科处的工作人员,对教育学科的200余位教师进行了调研。从教育学部要不要纳入心理学科和体育学科,到重点学科、实体研究机构、综合交叉平台如何实现整合,再到教育学部实体的功能定位,决策者们就教育学部组建方案广泛征求了专家和师生的意见。

  从18启动组建,到628挂牌成立,教育学部实现了平稳过渡8位领导干部到岗,252名教学、科研、管理人员到位。结构优化才能发挥体制功能,北师大为全国教育学科发展带了个好头。”89岁高龄的厦门大学教授潘懋元在成立大会上说。潘老1957年考取北师大教育系研究生,他笑称过去是教育系的系友,这次也争当教育学部的部友。

  学术机构一律取消行政级别

  【担任学部行政领导职务的人员,不能再担任学术机构的职务】

  对我有什么好处?不知道。我甚至不知道为什么要成立教育学部。对于记者的提问,挂牌成立大会会场一位身穿教育学部字样T恤、北师大教育学院特教专业大一女学生说。

  教师们的感觉则完全不同。北师大国际与比较教育研究院副教授高益民说,最近在校内外常被人戏称为学部委员,他对教育学部充满了憧憬。高益民期待教育学部是一个大胆创新的实验基地,期待每一位教师在这里都享受到作为科学工作者的尊严,每一位教师得到的是真正的人文关怀而不仅仅是冰冷的数字的考量。学生将是最终的受益者。高益民说。

  高益民所期待的,是教育学部实行行政权力与学术权力的相对分离。新组建的教育学部由14个实体性学术机构和10个综合交叉平台组成(见上图)。其中,前者是学部内教学科研人员的归属单位,后者是指各种与省、国家部委以及各类企业、单位等共建形成的学术性机构。与过去不同的是,这些机构的负责人为学术召集人,不具有行政级别。同时,担任学部行政领导职务的人员,不能再担任学术机构的职务。

  北师大按照校中校的建设模式,在体制机制方面给予了教育学部充分的人、财、物相对独立权,而不是将其视为普通的院系所。教育学部代表学校来执行学部内学科、人事、财经、行政等各项事务,学部内的各类机构、人员等接受教育学部的直接领导,不再接受学校各职能部门的直接管理。也就是说,在教育学部内部,实行的是扁平化管理,人员聘任、职称评定等将由学部评议咨询机构直接负责,不再像过去那样要经过实体性学术机构这一程序。

  从管理学的角度看,层级越少,管理的效率越高。为了适应社会的变化,大学应该尽可能减少管理的层级。实际上,发达国家大多数高校的管理结构都是扁平化的。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教育学院院长李盛光评价说。

  大部制改革势在必行

  【中国大学二级实体院系设置数普遍在20个以上,已成为制约高校科学发展的瓶颈】

  有关统计资料显示,美国大学内的教学科研实体学院的设置平均数为9个以下,英国大学不超过10个。而由于种种原因,中国大学在探索学院制的进程中,二级实体院系设置数普遍在20个以上,不少学校在30个左右,少数学校甚至在40个以上。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和科学技术综合发展的趋势,高校的管理体制尤其目前的学院制已成为制约高校科学发展的瓶颈。

  我国其他的高校也在推行或酝酿学部制改革,有人称之为高校的大部制改革。比如,浙江大学对现有管理架构进行重组,组建人文、社科、理、工、信息、医、农业生命环境7个学部,同时,将学校的管理重心适当下移。大连理工大学也在今年4月为学部制改革进行走访调研,以解决影响和制约学校发展的体制机制性问题。

  二级实体学院设置过多过细,不可避免地会影响学科的交叉与融合,也不利于大学科研团队的组织。北师大教育学部的成立,成建制地撤销了3个二级实体学院,并合并了相关的研究院所。组建教育学部不是为了合并几个院系,而是为了整合优质资源、优化学科布局、强化教育特色。钟秉林说。

  在教育学部内,所有资源实现整合,所有人员打通使用,鼓励教师多领域、跨学科开展研究工作。也就是说,一个实体学术机构的教师同时可以兼职进入各综合交叉平台,也可以兼职进入其他实体学术机构,这为资源的重新组合和教师们的自由流动创造了平台。以新的高等教育研究所为例,12名专职教师中,有2人来自北师大原高教所,4人来自原教育学院高教所,4人来自原教育管理学院高教管理研究所,1人来自原农村教育与农村发展研究院,1人来自首都基础教育研究院。过去大家研究的方向稍有侧重,但不免会有所重叠。现在不同部门相同研究兴趣的人聚到一起,不仅能避免研究资源的浪费,说不定还会有新的研究方向、项目的生成。刘慧珍认为。

  世界高等教育正呈现出一系列新的改革和发展趋势。成立教育学部,是北师大强化办学特色的一项战略选择,也是对国家重大战略需求的积极回应。北师大党委书记刘川生说。

 《中国教育报》2009766版记者 储召生 唐景莉)

  

 

 

 

点击下载文件: